2021年8月26日


玛力亚∙索的精彩人生
田力 赵金芳 涂绍春

《呼伦贝尔日报》( 2021-08-26 )06版

6月的一天,根河市敖鲁古雅鄂温克族乡的一场婚礼,让气温有些偏凉的大兴安岭迅速升温。婚礼的喜庆氛围和盛况被许多参加者分享到了朋友圈,很快就在网上传播开来。其中一位百岁老人引起了人们的好奇和关注,这位老人是新娘的奶奶——敖鲁古雅鄂温克族乡“使鹿部落”最后一位氏族部落长玛力亚∙索。

玛力亚∙索出生于1921年,今年正好是100周岁。老人的脸上布满了历尽沧桑的皱纹,身上透着百年磨砺的艰辛,但她的眼神依然果敢坚毅。1950年,玛力亚∙索一家跟随族人一起迁居到大兴安岭一带,靠打猎游牧生活。游牧生活练就了玛力亚∙索独立坚毅的性格和组织管理能力。结婚前,面对着来提亲的爱人部族的人,玛力亚∙索提出了一个非常苛刻的条件:她希望今后家族里所有事务都要由她来统辖掌管,爱人一家愉快地答应了。玛力亚∙索也不负众望,她非常能干,打猎、操持家务,样样都行,带领着部族人逐渐过上了富足的生活。玛力亚∙索与爱人一生没有吵过架。爱人的宠爱与尊重,让玛力亚∙索在族人面前威信越来越高,她出色的管理和领导能力也得到了爱人一家和全族人的敬重。

玛力亚∙索在80岁之前,一直住在山上饲养驯鹿。80岁以后,她在家人的劝说下才来到山下居住。玛力亚∙索的女儿得克沙从母亲手里接过饲养驯鹿的接力棒,开始了她的养鹿历程。从这时候起,得克沙觉得自己真正长大了,也理解了母亲。饲养驯鹿让得克沙走进了母亲的内心世界,她开始用母亲的眼光去看待大山,看待这里的每一棵树,每一片草地,每一块苔藓地,看待驯鹿。

得克沙说:“在山中,看到每一棵大树和每一株小草都是亲切的,你会觉得每一只驯鹿,不论大小、也无论公母,它们都会用亲切的眼神看着你,仿佛在和你说话、交流。”这是得克沙内心的感受,也是当年玛力亚∙索的内心写照。

集体经济时代,玛力亚∙索曾把驯养的400多头驯鹿贡献给国家,由国家分给其他猎民,帮助他们致富。1983年走向市场经济以后,随着自己饲养驯鹿数量的增长,看到同族人谁家饲养驯鹿少或没有饲养的,玛力亚∙索就把自己的驯鹿分给他们,获得她赠予驯鹿的有十多户家庭,每家都平均分到20余头,这些家庭饲养的驯鹿如今加在一起已发展为400多头。玛力亚∙索为这些家庭作出的贡献,人们都记在心里,永远感激。玛力亚∙索的想法就是把驯鹿事业发展起来,她没有更多的理论知识做铺垫,也没有用更多的语言去说教,但她用最淳朴的热情为乡亲们排忧解难,帮助他们走上致富路。

2015年,北京电视台《传承人》栏目邀请了一支由著名少数民族歌唱家乌日娜带领的鄂温克族人组成的演出队伍,其中最惹人眼球的就是玛力亚∙索老人,她现场为观众演唱了一首鄂温克族民歌《古佳耶》,赢得现场一片掌声。歌中唱到:可爱的孩子们啊,从那么遥远的地方来到敖鲁古雅,来看望我这年迈多病的老人,你们这些心地善良的人,就像天上飞来的吉祥鸟。

玛力亚∙索说:“没有驯鹿、没有民歌,鄂温克就不是鄂温克。”这位老人在传承鄂温克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方面,起到了推动性作用。

如今,玛力亚∙索老人与女儿得克沙一家居住在一起,在女儿的陪伴下晚年生活幸福安逸,女儿是她生活的依靠,也是她事业的继承人。得克沙曾是敖鲁古雅鄂温克族乡妇联主任,退休后从母亲手里接过饲养驯鹿的事业。她对母亲的饲养驯鹿事业是那样的熟悉,又是那样的喜爱。得克沙决心把驯鹿饲养事业做好,让更多的人了解驯鹿,也让母亲的期盼进一步实现。

百岁老人故事

>